客户端 扫一扫
下载APP

王健林玩个“球”

何适 15天前 3 商界原创

摘要:遭遇大考的,除了王健林,还有他手上的这颗“球”。

俄罗斯世界杯,中国队没去,万达去了。

对于资深球迷王健林而言,这是万达作为顶级赛事顶级赞助商的首秀。

2015年,深陷腐败丑闻的FIFA闹起了经济危机。

这一年,在福布斯发布的中国富豪榜单中,王健林以300亿美元的身家从马云手中夺回了首富的宝座。下一年,他的财富会攀升至330亿美元,继续蝉联富豪榜第一。

缺钱的FIFA,遇到了有钱的首富。

2016年3月18日,万达只花了1.5亿美元,就从FIFA手中拿下了为期15年的战略合作,横跨四届世界杯。

“我们是在他们最困难的时候伸出了援手。两三年前,中国或亚洲的企业可能还没有机会成为FIFA的赞助商,即使我们非常渴望。而现在,由于一些西方企业的退出,我们才能得到这个机会。”毕竟,蒙牛后来花了5000万美元,才拿下二级赞助商的资格。

既渴望又捡了个大便宜的王健林,却在世界杯开幕的当天,“消失”了!

万达官网显示,这天下午,王健林去参观遵义会议旧址,这是他赴茅台之行的一个插曲,留下了几张游客照。

这则新闻淹没在开幕赛的狂欢里,没有人关心这位“FIFA金主”去了哪儿,球场边的广告板上,赫然滚动着“万达WANDA”的字样。

当初万达设计在世界杯上的LOGO时,设计人员提供了多个版本的设计文案,但基本上都是清一色的英文。王健林要求一定要有中文“万达”二字。有人提出异议,担心外国的球迷看不懂。

“看多了,自然就懂了。”一锤定音!

看多了聚光灯下的光怪陆离,曾经豪言“清华北大,不如胆子大”的首富,也慢慢懂得了收敛为何物。

站在遵义会议旧址前拍照的王健林,大概想起了他红军出身的父亲王义全。

关于王义全其人,中国社会科学院私营企业主群体研究中心秘书长吕鹏曾在文章中提到,“王健林的父亲曾经担任过西藏自治区的副主席”,这个说法后来备受质疑。

江湖上流传更广的版本是,1933年22岁的王义全参加红四方面军,在部队的最高职位是31军93师连长。解放后转业回到四川老家,长期在四川林业系统工作。先后担任江油贮木场场长,大金县森林工业局副局长,四川省林业学校(现四川农业大学都江堰校区)副校长兼党总支副书记。

2011年6月16日,四川农业大学官网上一篇题为《学校为老红军王义全百岁寿辰举行庆典》的新闻稿是为佐证,里面写到,“在热烈的掌声中,王义全的夫人秦嘉兰及儿子代表王义全来到他大儿子、万达集团董事长王建林的索菲特万达大饭店,接受了全校师生送去的诚挚祝福”。

王建林是父亲寄望他子承父业给起的名字,他在参军前自己改了名,人生也从森林工人走向了另一番风景。

父亲在政治生涯的最高点究竟官居何职,王健林没有公开回应过,关于其背景的猜测蔓延至他的“将军”岳父,人们在零零星星的“证据”中勾画出这个中国最杰出地产商人背后的家族蓝图。

比起白手起家,在政商关系盘根错节的房地产行业,大众更愿意相信中国式的背靠大树好乘凉。父亲也好,岳父也罢,王健林必有一个厉害的爹。

这才像一个地产商人发迹史的开端。王健林和观众,共谋了这个故事的起点。

万达后来的故事,被他总结为八个字:亲近政府,远离政治。这里面,多少有几分王健林玩“球”的心得。

恒大没有出现之前,万达曾经是中国足球职业联赛的标杆。

1994年3月8日,万达足球俱乐部成立,时任国家体委主任伍绍祖发来四句诗为贺:“万达首创新模式,神州足坛喜事多,着眼体制和机制,事业腾飞靠改革。”

底蕴深厚的“足球城”大连,加上最舍得花钱的老板王健林,铸造了大连足球最辉煌的时代。

在征战甲A的六年间,万达队总共获得了4个联赛冠军和1个联赛季军,创造了无数的中国联赛纪录。1994赛季第5轮至1998赛季第25轮,共57场主场不败的战绩至今没有球队能够打破。

传奇定格在1998年9月28日,这一天,王健林对着赛后新闻发布会的镜头宣告:“万达集团今天正式宣布,今年职业联赛结束以后,我们永远退出足坛,以示对中国足球黑暗的抗议。”

这件事情的导火索,是1998年足协杯大连万达对阵辽宁天润的半决赛中,主裁俞元聪的争议判罚。

其实,一切早有预兆。

1998年,王健林用自己中意的徐根宝换下了当时的球队主教练迟尚斌,任命宣布后24小时,在大连市政府的压力下,被迫收回成命。

不仅如此,王健林还立马从上海赶路四个小时到杭州给正在集训的队员们解释,一同去的,还有已经和他闹翻的迟尚斌,一路相对无言。

“不好意思,各位兄弟,我一天之内宣布了两个主教练,现在我正式宣布,迟尚斌指导还是你们的主教练,请大家以后继续支持迟指导的工作……”

一个老板连任命球队教练的权力都没有,这就是王健林当时的处境。“最重要的一点,当时中国足球圈内已经出现了赌球现象,我们队中也有,我曾经向中国足协提出要清除这些害群之马,但是最终没有成功。”

万达宣布退出后,一位大连记者不无愤怒地说:“王总是被中国足协逼走了啊!”

大连万达,这个中国第一家职业足球俱乐部,先属于大连,然后才属于万达。

王健林开始意识到,在中国,足球,从来就不单是一项运动。行政干预,永远是绕不开的一环。

2017年,是王健林遭遇大考的一年。

江湖上众说纷纭,媒体人穷尽各方之能事,勾勒出一个“不懂事”的万达被打压的故事。那篇流传最广的自媒体文章《王健林的滑铁卢》,遭到了万达官方的严正回应:对万达集团和王健林本人进行恶意诽谤和中伤,多处严重违背事实,将坚决采取法律手段维护企业名誉。

文章作者却表示,“没有警方联系自己”。原稿硬撑了些时日,终究还是删了,留下网络上一众转载。

马来西亚的大马城项目,究竟多大程度上影响了万达的命运转向,没有定论,也无从知晓。

唯一确定的是,这一年,西风正劲。

2月,万达拟斥资10亿美元收购Dick Clark Productions,Inc.全部股权的交易破裂,原因是收购资金以及来自中国监管层的审批问题;

6月,网传银监会要求部分银行排查包括万达集团在内的五家公司境外融资支持情况及风险分析,万达系遭遇“股债双杀”;

7月,银监会要求对万达在海外的六个项目严格管控。

这些年来,大举在海外攻城略地的万达,靠的王健林最擅长的不花钱就能玩儿的“空手道”,大肆举债的后果就是搞出了国际国内两个短贷长投,无奈现金流又不充沛。这样的棋局一旦遇到债权人“雨天收伞”,只能是抽刀断水水不流了。

这一次,政策监管的一技截杀,首富自巅峰陨落。

然而,征战多年的王健林不再公开控诉有黑幕,他主动又积极地表态:响应国家号召!

行动也相当之迅速,7月19日,王健林宣布以637.5亿将13个万达文旅城和77家酒店分别转让给融创集团和富力地产。

王健林(左)、孙宏斌(中)、李思廉(右)

要知道,其中的昆明万达文旅项目,半个月前才刚刚敲定。倒手之快,令昆明市政府措手不及。

有人把万达的果断瘦身奉为“教科书式自救”,孙宏斌还借机揶揄了一把自己的山西老乡贾跃亭,“(乐视之所以没有摆脱危机),就是因为老贾不坚决,就应该坚决该卖的卖,该合作的合作。你看老王(王健林),这就是一个成功的企业家。”

如今的老王,自然不似1998年玩足球的小王那般冲动莽撞,他知道如何在政治的边界内踢球了。

大连的球迷圈里,流传着一个段子——

以前,他们喊“万达队加油”,后来他们喊“实德队加油”,最后,他们只喊“大连队加油”了!

今年大年初七,一条令球迷们振奋不已的消息开始刷屏——万达集团将正式接手大连一方。

一年前,恒大夺得中超六连冠后,王健林在公开场合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假如恒大一直这么一花独放下去,我实在看不下去,不排除我出来再跟他们掰掰手腕。”

只是城头变幻大王旗,万达接盘后的新赛季中超首轮,大连一方VS上海上港,0:8惨败!

遭遇大考的,除了王健林,还有他手上的这颗“球”。

4

发布评论

最新评论

问题反馈

您对新版商界招商网有任何意见和建议,或使用中遇到的问题,请在本页面反馈。 我们会每天关注并不断优化,为您提供更好的澳门威尼斯人官网!

反馈问题

我们非常乐意收到您使用网站过程中的感受和意见

联系方式(电话)

博聚网